中国的创业者,你拿什么来成功?附美国550位CEO的顶层思

2015-07-14 08:41 来源:青年创业网 浏览: 次

创业者 创业经验

当乔布斯2011年辞去苹果公司CEO之后,苹果股价立即下跌5%。市场反应之所以如此激烈,是因为乔布斯已成了苹果的精神象征。他那富有创造性的、克制的人格形象已经凝成了他所在组织的文化DNA。但这并不意味着他是一位理想的领袖或着我们应当追随他去塑造我们的生活。把生命投入到领导工作之中,这并不是一种规范性的老调,而是一种描述性的现实。

斯考克罗夫特曾被小布什总统提名为第17任国家安全顾问,除此之外,他还是第一位斯考克罗夫特奖得主。之后,总统每年都把这个奖项授予“那个开会时最喜欢睡觉,但醒来后装作从没睡过的人。”

斯考克罗夫特并没有嗜睡症,他只是太忙了,没法睡足正常的时间。作为国家安全顾问,斯考克罗夫特从早上7点工作到晚上9点半,周而复始,每天工作超过14小时。

事实上,绝大多数的领导者和斯考克罗夫特一样,他们的生活所受到的最大影响就是他们每周工作时间过久:每周工作时间在40到106小时之间。

但每周工作的时间仅仅是故事的一部分。长期在美国海军服役之后,布莱尔被任命为国家情报总监。他曾经每天工作12小时,但他对这种时间上的投入表示毫不在乎:你感受的压力不是时间,而是责任。为了让你掌握的这个组织把事情做好,你永远是做不够的。因此,任何时候,只要你有一点精神上的闲暇,你脑子里面就在琢磨,“我们哪里可以做得更好一点呢?”或者“我们还可以利用什么机会呢”……

长时间的工作、出差,以及持续不断地被关注,这些结合在一起,使得领导者们几乎没有时间和精力投入他们的个人生活。无论在身体上、心理上和情感上,他们几乎精疲力尽。这真是无休无止地要你把一切都奉献出来。

那么,如果说将生命投入到领导工作中是成为顶级领袖的必要条件,你还愿意尝试吗?如果你确定要这么做,或许以下几条黄金准则能够帮到你,其内容来自于《顶层视野—塑造我们世界的领导力》。这是D·迈克尔·林赛历时十年,深入访问了包括美国前总统在内的美国550位顶级CEO和政府高管,并结合其深厚的社会学素养,探讨了成就顶级领导力背后所潜藏的东西,揭示了塑造当今世界面貌的权势人物的个性和行为特征,总结出当好领袖的七条黄金法则的部分内容。

人际关系是否是进入顶层的必要条件?

杰出的领导者们在其登上顶峰的过程中利用他们的人际联系,而社会各阶层的人们通常也用人际网络去促成事功,道理都是一样的。它们为某个人之上或者之下的攀登者们都提供了重要的联动性的枢纽。但在真正上层的权利地带,一位领导者一定不能太过钻营或自我推销——社会的顶层仍然抵制咄咄逼人的名利追逐者。

帕森斯后来成为时代华纳的董事会主席和CEO,他经历了或许是有史以来最具灾难性的商业交易,那就是时代华纳并购美国在线。他的故事提醒我们,人际联系发挥的作用只有那么多,要拥有持久的遗产,领导者们还必须拥有商业头脑和大量的好运气。

提及大人物以彰显身份,这有可能是多余的。但事实却是,领导者们要做成任何事情的话,一个精英网络是必需的,雄心勃勃的领导者们必须承认这一现实。一个强大的关系网有时候会成为强化一位领导者自身地位的纽带,有时候也可以扶助其他人晋升。为了有机会进入这个网络,后起之秀努力寻找与广受尊重的领导者们交往的机会。

其实,本书中所刻画的许多人都可以说在诸多社会领域取得了重大成就。伴随每一种成就而来的,则是进入更广阔进而也更强大的人际网络的机会。由于上层人士的人际网络存在重叠,它们就形成了一个复杂的权利矩阵,其中包括个人、机构和种种组织领域,它们最终跨越全国和全球。具有全国和国际影响的那些决定正是通过这一矩阵而做出的,新来的精英是通过这一矩阵而被吸纳的,各种各样的经济、政治、社会和文化资源也是通过这一矩阵而进行分配的。从本质上讲,这一矩阵就是权力在我们社会当中的运行方式。

如何最快成为顶级领导者?

一位银行高管曾说:“如果你有一位引路人,你就可以在更年轻一点的时候冒险,因为你的引路人在给兜着。因此,它使得你——在你的年龄面前变得更加自信”。事实上,在本书作者所访谈过的领袖们的早期生活中,师徒授受乃是一个具有显著一致性的因素。其中51%的人提到了一位确定的引路人或襄助者,后者在他们攀上顶峰的过程中帮助过他们。相对于一个人上哪所大学或者他小时候有多富裕,拥有一位好的引路人被证明在预示职业生涯的成功方面要更为重要。

此外,那些提到转折点的人更有可能同时也提到过拥有一位特定的引路人或赞助者。这表明,这些转折点与促成它们发生的指导者之间存在明显的关系。在许多情况下,这位引路人乃是一位领导者在那种催化式经历之外不太可能碰到的某个人物。而这些转折点一般都发生在相对年轻的时候。研究表明,一个人二十多岁和三十出头的时候所经历的事情和所做的决定对其余生存在深刻的影响。

顶级领导者的基本素养

“你必须是市长,你必须是牧师,你必须是学者,你必须是一个守财奴。”一位大学校长曾这样描述她的工作。所以说,领导工作的斗篷不仅很沉重,它还带有大量的帽子。她解释说:“最大的挑战在于,我从来不觉得我有足够的时间去做我明知会有意义的事情。在食堂和学生就餐很重要,和教工们坐下来聊一聊很重要,会见校友很重要,和规划师们谈一谈也很重要。每天有15件会带来回报的事情……而我只能做其中的7件事”。一位前任州长说他的工作就是,“每天的信息风暴、挑战、资讯、问题、决策”。一位电信公司的执行官说:“我们都有做不完的工作,我可以每天工作24小时但事情还是做不完。”

事情如此之多,领导者们需要进行统筹,以便最有效地利用他们有限的时间。

1每天都不一样

频繁出差和无尽的责任让顶级领袖们的每一天都各不相同。许多人都深陷目标的多样性之中。

贝恩公司的全球总裁艾利斯极少待在办公室,在办公室见到他很是难得。他的一天从早上五点半或六点开始,常常以一通电话开始每一天。其他一些领导者则以读报开始一天的工作;有少数人则是以独处、冥想或祷告开始;其他一些人则进行身体锻炼。进入一种不受他人打搅的节奏有助于这些领导者积累工作能量。一位领导者说:“我还从未遇到过一位真正杰出但精力不够充沛的领导者。”

2节约时间和会议管理

领导者们运用各种各样的策略,以便不让细枝末节的问题吞食掉他们的时间。摩根大通公司的戴蒙努力做到当天回复邮件和电话,以便不被其事后缠绕。另一位雇员10万人的《财富》100强公司的CEO特别重视回复每一封邮件,无论是谁写来的。出行之前,他的助手会把他需要的东西装在不同颜色的袋子里,然后放进他的车里。一位银行高管有意留出25%的时间处理邮件、打电话和巡视办公室这样的杂事。

白金级领袖设计诸多策略以克服琐事带来的压力。他们一再提到的习惯是他们会把事情记录下来。许多领导者每天开始的时候就会制作一个工作清单。通过保留自己的便利条或清单,领导者们就能够明了和组织每天呈报给他们的海量信息。

3留出思考的时间

南达科他州参议员达施勒每天留出一小时的“桌边时间”,以便有机会把需要集中关注的所有重要材料都过一遍。

繁忙的出差日程其实可以派上用场,用作实质性思考。一位领导者说,“我利用坐飞机的时间,把所有需要做的阅读、信件和任何文书都赶出来,还要去想是否有一场演讲在等着我,或者是否还有一次关键的沟通。”对于许多领导者来说,“那些12小时飞行的避难所”是他们完成工作的最佳机会。

舒尔茨在里根总统手下当了七年国务卿,这是最重要同时也是最费心力的一项工作。“很容易就完全被事件所支配,因为事情总是在发生着。所以我会尝试着给自己45分钟的闲散时间,至少每周两次,选择我一天中仍然精神焕发的时候(不是一天结束的时候)。我告诉我自己:‘如果是总统或我太太打电话给我,就接,但任何其他的电话就算了。’我和自己约法三章,这时候不要查阅信箱,而是去找一把舒适的椅子坐下来,带上便签本和纸,做一下深呼吸,问问自己:‘我在这里做什么?我在努力实现什么东西?主要的问题何在?’这样的话你就努力把自己从日复一日的实务细节中摆脱出来,并努力让自己的视野变得稍微宽广一点。

4情商管理及鞭策

领导者们需要懂得如何以鞭策其员工的方式,行使他们的权利。用一位商人的话来讲就是,“作为一位领导者,你必须在人际关系方面变得有实效,否则不可能在技术上变得有实效,因为我们实在是太过于相互依赖了。”

虽然受欢迎仅仅是被喜欢的一种特质而已,但情商则是理解和有效管理本人及其他人情绪的一种能力。这一点乃是领导力的关键所在。一位领导者说:“您总是可以找到聪明人。我想知道的是,谁真正懂得如何与人共事并把事情办妥,你就是要尽力发现人们身上的那些无形的品质——那就是情商。”

高情商意味着知道如何与工作伙伴们建立关系并不疏离任何人,包括主管。一位商人说:“如果你在自己和其他人之间竖起一堵一堵墙,那些墙会反过来困扰你。在我的工作中,我最不需要的就是一些仅仅告诉我他们想让我听到什么或仅仅只告诉我好消息的人。我需要让人们相信,我是可以接近的。”

5不与权力阶梯脱节

高级领袖们都面对一种倾向,即越来越远离组织的日常运作,而他们的职位让公司中的其他人要接近他们成了一件令人恐惧的事情。这是造成混乱与挫折的一个根源。而一个高效领导者的工作日的节奏是由与其下属常规性的每天、每周或每月的会面来确定。

与下属进行良性互动首要的是用对人。海岸警卫队的前司令官艾伦说,他在选择直接下属时的第一原则是“他们不应当是跟我一样的人”。他讲了他所谓的“认知上的多样性”的必要性,他的团队要有一些拥有不同观点和来自组织当中不同部门的人。

当然,与下属之间的这种关系,还有对种种不同观点的重视,对领导者获得做决定所需要的信息来说是必不可少的。赖斯说:“我每周至少开两次员工会议,我希望他们能在此,就他们正在做的事情给我一个快速的集中冲击。”这种常规性的接触机会建立了信任、信心、社会资本,最终还有工作效率。

6为失败承担责任,并理性做出决策

若领导者对失误和过错念兹在兹,那就会背负太多怀疑而无法承担与决策相关的风险。一位CEO在讲述他的“心理防御机制”时说:“好吧,我想不起来我在哪里确实把事情搞砸了。”领导者们如果陷入过去的泥潭,就无法前行。正如一位军事领导人所说:“我不会花很多时间去后悔……我很小心不让其他东西占据我的头脑。”但有时候,面对激烈的批评或个人的愧疚,领导者不得承认问题,即便这不是他的错。

超过三分之二的人愿意为他们的个人和集体失败接受责备,即便问题的出现并不是他们行为的直接后果。领导岗位就意味着继续前行,无论是谁的行为出了错。前住房与城市发展部长希斯尼洛斯因因一庄性丑闻而离职,但发现自己仍然面对充满挑战的决定,“当你犯了错,无论是什么错误……你都面对一个决定。你是尴尬地让余生与世隔绝,还是转向愤世嫉俗和愤怒并只追求一己之利?或者是理解世间的张力,并努力要么克服它,要么用它在更有利的条件下继续做你原来或试图去做的有意义的事情?我觉得我在努力做后者。这并不算是一种光荣、令人满意、备受关注的生活方式,但我们尽其所能吧。”

后来,希斯尼洛斯因远离了政治,现供职于私营部门,任城景的CEO和总裁,这是一家城市机构投资公司。

写完这些后,小编想引用托尔斯泰的《安娜卡列尼娜》中开篇的一句话来做全文总结:幸福的家庭都是相似的,不幸的家庭各有各的不幸。诚然,平庸者都是相似的,卓越者各有各的顶层思维。